注册

    “向华为学管理”系列(十)—— 逆势起飞,从“零”开始

    发布日期:2021/2/5 13:40:44    来源:企业管理    阅读次数:

    编者按:华为的成长,不仅是一个话题,还是一个可持续研究与深挖的中国本土企业崛起的经典案例。在本系列文章中,作者尝试从多角度对华为进行分析研究,总结提炼出华为的管理经验来帮助、促进中国企业共同成长。


    任正非说:“自我批判是一种武器,也是一种精神,是自我批判成就了华为,成就了我们在世界上的地位。我们要想继续提高竞争力,就要坚持自我批判的精神。”

    “从零起飞”奖

    2013 年,华为市场大会的“优秀小国表彰会 ”环节,任正非给徐文伟、张平安、陈军、余承东、万飚颁发了“从零起飞奖”,这些获奖人员的2012 年年终奖金为“零”。这几位高管的团队虽然奋勇拼搏,在工作上取得了一些突破,但业绩目标的达成情况不如人意。于是,他们就践行了当初“不达底线目标,团队负责人零奖金”的承诺。

    任正非说:“我很高兴给他们颁发了‘从零起飞’奖,因为他们都是在作出重大贡献后自愿放弃年终奖的,他们就是英雄。凭全体员工的努力,我们除了胜利还有什么路可走?”当时,华为公司2012 年度奖金总额比2011 年提升了38%,在此形势下,这些高管还自愿领取“从零起飞”奖,确实发挥了重要的激励作用。

    主动申请降薪

    由于2002 年的业绩下滑,没有完成销售目标,以任正非为首共454 位高层干部于2003 年主动申请降薪10%,经高层领导开会讨论并审核,人力资源部批复了363 人的申请。其实《华为基本法》早有相关内容:公司在经济不景气及事业成长暂时受挫阶段,会根据事业发展需要启动自动降薪制度,以避免出现过度裁员与人才流失现象,确保公司渡过难关。

    问责与罚款

    2018 1 17 日,华为在《对经营管理不善领导责任人的问责通报》中称:近年,部分经营单位发生了经营质量事故和业务造假行为,公司管理层对此负有领导不力的管理责任,经董事会常务委员会讨论决定,问责公司的主要责任领导,并通报全体员工。其中,任正非被罚款100 万元、郭平被罚款50 万元、徐直军被罚款50 万元、胡厚崑被罚款50 万元、李杰被罚款50 万元。

    从中可以看出,仅因“管理不力”,就进行了如此高额的罚款,更不用说对事故和造假的惩罚了。

    躺在功劳簿上睡觉,还能照样高薪?

    华为在1990 年就推出了内部员工持股计划,1997 年进行了股权改造,实行员工持股分红机制。可以说,员工只要肯奋斗,收入是非常可观的。

    据报道,华为员工年薪百万的超过万人,其中超过千人年收入500 万元。2018 年报显示,华为18.8 万名员工,支付员工薪酬为1124.03 亿元,人均年薪近60 万元。此外,华为的时间单位计划(Time-Unit-Plan,即现金奖励型的递延分配计划)金额为169.06 亿元,人均近9 万元。照此计算,2018 年华为的人均薪酬近70 万元。

    高工资再加上奖金与分红,一些资深员工即使不工作,也能拿到丰厚的收入,只要不犯错,即便完全不作贡献,仍能取得收益。面对这种情况该怎么办?只能用机制让人从“零”重新出发。

    任正非曾多次提及华为存在的一些问题, 如已经出现涣散之态,通过内部已经较难一步到位地解决人员懈怠问题。正因为拥有近二十万人的企业已经发展三十多年,其中英才辈出,有不少立下赫赫战功的功臣,这种历史累积问题需要用机制来清除。

    大企业,要熵减

    为什么华为一再提及熵减?是为了让大家知道回到“零”点更能轻装上阵。随着企业的发展,企业、个人可能都需要熵减,而“从零起飞”是与熵减一脉相承的。

    2018 年,华为的内部文章《熵减——我们的活力之源》中提到了公司如何解决 “熵增”的问题:组织的责任就是逆自发演变规律而行动,以利益分配为驱动力,反对惰怠的生成。民意、网络表达多数带有自发性,组织不能随波逐流。组织的无作为,就会形成“熵死”。

    无论是《华为基本法》约定的自动降薪制度、高管罚款,还是“从零起飞奖”都是从利益上进行约束,从而实现组织必须有的更大作为。

    提升组织作战能力

    不能只将达成业绩目标的员工评为英雄,在某些发展阶段,也可将作出其他重大贡献的员工评为英雄或模范。华为提出“班长的战争”,就是因为市场发生了变化,在不同的市场阶段,员工会作出不同的贡献:企业初创阶段,铺就市场的是英雄;企业发展成熟阶段,善于管理从而实现业绩提升的是英雄。

    华为最终还是要提升组织能力。任正非:“组织能力就是如何系统地主动建设相应的业务能力,并通过组织、流程、人才、决策机制等来集成和固化个人能力……能力不足不用担心,关键是早参与,在战争中学会打仗。”也就是说,华为需要对员工进行“战争教育”,让员工在战争中学会打仗,并且在各种奖惩制度中不断改进“战争教育”。

    零起飞,零负担

    “零起飞,零负担”,可能会飞得最高,取得最大进步。余承东在获得“从零起飞”奖后,厉兵秣马、厚积薄发,将消费者业务做得风生水起,最终不仅攀上出货量巅峰,还在2019 年市场恶劣的形势下,填补了华为其他业绩下降的业务,成了真正的英雄。据报道,在极端的外部环境与压力下,华为在2019 年消费者业务保持高速增长且超额完成年初制定的经营目标,智能手机全年发货量超2.4 亿台。

    甩掉“面子观”

    现实中存在外表光鲜,但内部问题堆积如山的企业,企业主仍频频亮相,谈笑风生,打造个人形象,却置企业、客户、用户于不顾,最终害了员工、客户和市场。

    可口可乐公司曾说过,企业业绩一好,很多问题就被掩盖了。现在的华为用“从零起飞”奖来激励员工,“撕开面子,亮出里子”,一切以客户为中心,多角度改善自己,自然赢得客户尊敬、市场回报和整体信任。

    敢于从零奋斗

    任正非说:“华为三十年大限快到了,想不死就得新生。组织、结构、人才……所有一切都要变化。”所以,哪有什么基业长青,只有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重新归零,从零起飞,才能获得新生,不断突破企业成长的固有曲线,始终走在发展的道路上。

    (企业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