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南方风电大基地买一送一时代已至:主机3220元/kw带塔筒

    发布日期:2021/4/8 14:24:26    来源:球哥看风    阅读次数:

    沸沸扬扬的华能集团框招-华能富源光梁子二期等11个风电项目共计1136.9MW风力发电机组及其附属设备(含塔筒)集中采购预招标中标候选人公示,意料之中。相关企业中标,仅从结果来看,低价中标已成定局(非最低价,这里还涉及到机型参数,因为机型带来的非技术成本变化),不过还是要祝贺明阳智能、三一重能、中车株洲所、远景能源等同行伙伴又喜获订单。

    买一送一不是北方专利:带塔筒价格已至3220元/kw

    第四标段和第五标段最终中标价格刷新了历史新高,按风机规格要求来看,单机容量都在3.0/3.5MW以上,山地高原地形,南方山地风电场面临低风速、雷雨雷暴、冰冻等多重资源风况难题,同时运输、吊装、施工建设等非技术成本难度大,平价的压力直接转化为风机价格的压力,通过技术降本的带来的技术红利部分要被风电场建设非技术难题分掉。

    实际湖南和云南的这两个项目也是中东南部山地风电场的一个典型代表,此次中标结果将是南方风电场主机价格的一个风向标:资源越来越差,土地越来越少,风机价格还要越来越低,挑战再次来临。曾几何时,我撰文提到北方大基地风电项目的主机开始3100元/kw达到了买风机送塔筒的市场状态(和过去同期比较价格)。

    在此批部分中标的项目中,仍有部分项目的价格高出光梁子项目阿济格600元/kw,也就是说南方的项目也已经实现了买一送一的价格形势(并非买风机送塔筒),当然这是基于南方风电场的特殊需求,大容量单机,平价风电的收益要求,是通过降低造价让项目具备投资价值还是保持价格失去市场,显然风机企业在大是大非的问题是非常清醒,行业内对低价的指责那是因为有些人不理解投资业主内心痛苦,3060的压力既要业主把项目建好,又要项目能具备投资价值,这时候风电场的上游就必须要承受这个压力:降本赢得市场,降本获得未来。

    南方山地风电迎来首个转折点:两大一高一低新挑战就在前几天,大唐集团框招发标书文山风电场项目,项目规模198万千瓦,机型要求平均单机容量不低于3.6MW。

    了解文山风电场的行业专家清楚,文山部分区域的风速并不是太好,尽管云南风资源总体情况高于南方其他省份,但高海拔的因素无疑削弱了一部分风功率密度,平均海拔2000m,平均实地风速6m/s左右的风速,要实现2500h的发电量,对风机的机型提出了较高的要求,大容量(应对机位紧张),大叶轮直径(应对高海拔低风速),高发电量(应对低电价),低造价(保证收益),两大一高一低机型苛刻要求给国内主要风机企业的技术创新提出了挑战。

    华能此次招标的最后中标结果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一方面给未来云南以及南方其他区域的山地风电场的风机价格提供了一个参考,同时给云南2020年790万千瓦风机的后续招标给出了潜在的价格指导,当然具体的区域和建设条件会有一定个体差异,但基本不会有太大变化。何况此次华能支持拿出了13万千瓦进行了试水,而大规模的招标会在未来几个月接连开始,大唐的文山项目就是一个案例。

    基地化、一体化:南方风电场的未来发展方向

    如何降本,如何把市场做大,除了技术本身的创新外,如何从非技术因素上做文章,这也是风电市场创新的另外一条出路。显然,云南在这方面先行迈出了一步。首先,规模化开发,20个风电场,790万千瓦,不论未来开发建设结果如何,平均每个风电场的建设容量达到40万千瓦,虽然与北方单个几百万相比有些逊色,但这也走出了一条具有南方特色的平价风电发展之路。

    其实规模化开发的最大好处在于带动了全产业链的技术创新,之前讨论的风机本身的创新,接下来的建设施工技术、风电场设计创新、吊装工艺创新等,行业企业共同面对平价难题,压力传递到每个环节,才有可能战胜低风速低平价风电的发展难题。

    新能源电源在整个电源结构中的比例增加,如何保证电网的友好性,一体化方案为此做出了最佳的回答。风电,光伏,水电,部分火电加上储能,有效的解决了用电侧负荷变化的难题。电源调峰问题,不论南北西东,都存在这个问题,无论海陆,无论风光,都必须面对这个问题,大储能靠抽水蓄能和未来的气电,小储能靠电化学储能,最后归结到一个问题就是电源一体化。这一点云南在十四五新能源的规划中就明确指出,未来的新能源都是按照一体化基地能源建设方案规划。

    大胆创新,超越客户期望,赢得未来市场

    回首几十年前桑塔纳轿车几十万,今天几万元,你就理解为什么汽车行业在竞争如此激烈的情况下,价格如此下降的前提下,汽车功能原来越多,原来越好,最核心的因素就是:技术进步降低成本,低价扩大应用市场,如此良性循环,让客户获得了最大利益,企业赢得了最大市场。

    不要怕降价,大胆创新,在保证客户利益和产品性能的前提下最大程度的降低成本,才有可能在水深火热的市场竞争中赢得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