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促数字经济发展,稳宏观经济大盘

    发布日期:2022/6/22 10:52:17    来源:通讯世界    阅读次数:

    2022年,我国GDP增长目标为5.5%左右,但受国内部分地区的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经济发展下行压力逐步增加。为此,国务院下发了《扎实稳住经济的一揽子政策措施》等文件,其中“数字经济”被赋予重要使命,具体措施包括超前推进新型数字基础设施建设、促进信息消费、推动行业数字应用发展、加强新技术研发、支持平台经济发展等。

    根据中国信通院发布的《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白皮书》,截至2021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已经突破40万亿元,占GDP总量的40%,成为稳定经济发展、保持经济大盘的核心力量。


    “稳得了”:以“数字基建”投资,为经济稳定提供启动器


    2022年,新冠肺炎疫情的反弹对上海、深圳等国内重要经济区域产生不小的影响,长时间的“静态管理”,使经济活动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减少。新冠肺炎疫情不仅波及本地经济,同时还影响全国:一方面,核心经济城市的生产经营活动出现大规模停滞,导致全国范围内产业链的中断,例如上海疫情严重影响到汽车产业链,这是一个典型案例;另一方面,各地为了防止疫情溢出,采取了严格防控措施,导致全国范围内人流、物流下降显著,波及各产业发展。

    市场经济活动具有复杂的生态体系,“踩下刹车”容易,若要快速恢复常态化运营,则需要政府“有形之手”的宏观调控。对比百年来全球各国采取的稳经济措施,政府牵头开展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是行之有效的手段。第一,它在局部范围内,率先恢复经济活动,并由点及面,带动产业链相关领域的同步活动;第二,基建投资是向经济活动中添加“启动的燃料”,按照“5倍放大”的原则,每投入1元人民币在基建上,相当于为整体经济大盘提供了5元的发展资金;第三,从中长期发展来看,基建是产业发展的能力空间。

    现阶段,“数字基建”对稳定经济而言是具备效能的启动器。第一,“数字基建”是规模化的启动器。作为“数字基建”的投资主体,三大电信运营商每年投资超3000亿元,若再计入政府和其他企业的投资,数字基础设施直接投资规模可突破5000亿元;基于“放大效应”,这将为全国经济活动注入超过2万亿元的稳定资金。

    第二,“数字基建”是快速化的启动器。与房地产、轨道交通、水利工程建设周期动辄达数年甚至数十年相比,“数字基建”可实现弹性化动态调整,例如5G基站、云服务器等,若上游产业链的供应得到充分保障,临时性增加10%的建设规模是可行的。

    第三,“数字基建”是长效化的启动器。在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要求下,基础设施建设是要为新产业、新模式等提供能力底座,“数字基建”比传统基建更具备长效化价值。


    “稳得快”:以数据全面流动,为经济稳定提供连接器


    2022年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稳定产生了不利影响,除了部分时间节点的经济活动停滞外,更重要的影响在于经济主体之间的连接出现了中断。例如4月至5月,尽管上海处于全域静态管理中,但居民的消费需求并未减弱,只是由于物流运输的中断,导致相应需求被遏制;上海的众多现代服务业,如金融、教育、法律服务、咨询服务等,线下办公的需求并不高,在此次疫情中,包括笔者在内亦保持稳定居家工作状态,但商务合同签署、发票开具、费用支付等成为影响经营的要素;上海逐步“复产复工复学”之后,需要实现对广大市民的常态化核酸检测,巩固抗疫成效,实现动态清零的目标。

    让经济主体可以快速恢复连接并持续保持,成为2022年稳定经济的核心要点,数字经济在其中功不可没。

    第一,数字经济提供了原有经济活动连接的替代品,其中部分替代具有更高效能。例如基于高速网络与高清视频,可以提供在线会议、协同办公、在线教育等方面的功能,普通白领的日常办公、短期培训能够得以继续;基于区块链、虚拟专用网络,能够让企业核心数据安全传输,核心业务处理得以继续,例如商务合同的在线签署(电子签章)、企业机密文档的居家应用等;通过无人物流车的方式,在小区、园区、医院、酒店等场所内实现末端配送,从而有效降低接触感染的风险。

    第二,数字经济可以疏解防疫过程中的堵点,让经济活动得以加速。例如通过为物流车辆安装临时性的北斗定位装置、车辆门磁等,在可监督的框架内,实现城区范围内“卸货即走”的闭环管理,而不必采用“高速公路口”的转运方式。对于人员的流动,通过打通各地区数据,以“一码化”的方式呈现,在市民乘坐公交、地铁时,可通过闸机扫码,同步完成新冠肺炎核酸检测与付费;在进入商场、办公楼、园区等地时,通过“数字哨兵”等终端,完成扫码认证。


    “稳得好”:以产业深度创新,为经济稳定提供加速器


    我国社会经济已经进入了高质量发展阶段,需要全面实现创新突破,获得发展新动能。在此过程中,借助数字经济赋能,不仅能够在短期内快速助力经济的稳定,更重要的是,它还为经济长期稳定发展提供了加速器。

    第一,从技术创新角度看,数字经济是突破关键领域难题的核心。根据中国科学院梳理的“关键技术难题”名单,约有40%直接或间接与数字经济发展相关,包括芯片研发与制造的全产业环节、工业软件和人工智能的底层算法等方面。如若没有数字经济领域关键技术突破,我国数字经济的发展将始终受到限制。

    第二,从产业应用角度来看,数字经济是推动产业革命的抓手。在数字经济发展的过程中,不仅出现了众多数字化产品,形成了新的市场,例如各类智能终端、数字化内容与应用等;更重要的是,利用把物理世界中的数据,逐步形成了“数字孪生”的世界,创造了新的商业模式,并让传统生产经营实现了革命性的变化。如在生产环节,以工业互联网为典型代表,通过先进技术部分替代了人的劳动;在商品流通环节,把社会上分散的要素进行聚合,进而在平台上进行要素对接,以形成价值,如电商、外卖、共享单车等;在服务交付环节,远程医疗把服务能力通过在线方式进行了数字化交付;在研发环节,通过在元宇宙内仿真方式加速研发;在经营管理环节,通过人工智能、大数据等的应用,实现智能化决策、财务智慧管理等。

    第三,从社会治理角度来看,数字经济推动治理变革。首先,对社会经济从宏观到微观的数据逐步实现了全面、实时的抓取,包括借助高清摄像头、物理传感器等采集环境数据,借助平台采集企业数据,借助上网实名制、手机实名制等采集个人数据,在此基础上,可实现精细化的管理。其次,借助大数据与人工智能等技术,可以实现从既往溯源到未来预测的全时间管理模式。最后,借助于数据要素聚合,可实现对社会主体的深度管理,如发掘各类财产线索以及人员关系等。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出于传递和分享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真实性负责,文章仅供参考。如本网站转载内容涉及版权等问题,请速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及时修改或删除。